您的位置:主页 > 新风机组 >

部分路段名为 电子 实 人工

2020-05-11     来源:         内容标签:部分,路段,名为,电子,实,人工,金鱼池,金,鱼池,

导读:金鱼池西街的电子收费停车位上没有车辆停放,但另一侧马路上却停着多辆小汽车。本报记者 孙颖摄金鱼池西街的电子收费停车位上没有车辆停放,但另一侧马路上却停着多辆小汽车。

金鱼池西街的电子收费停车位上没有车辆停放,但另一侧马路上却停着多辆小汽车。本报记者 孙颖摄

金鱼池西街的电子收费停车位上没有车辆停放,但另一侧马路上却停着多辆小汽车。本报记者孙颖摄

本报记者朱松梅孙颖孙云柯李瑶

今年1月,东城、西城、通州区开始推行路侧停车电子收费,7月,电子收费范围又新增了朝阳、海淀、丰台、石景山、延庆五区。在这8个区,近4万个路侧车位全部由电子设备代替收费员计时和收费。

数月过去,这些路段究竟有没有实现规范收费?日前,本报记者兵分多路对城区的路侧电子停车状况开展随机走访,发现在部分本应实现电子收费的路段,走的却仍是人工收费的老路,从而带来的议价收费、乱停乱放现象仍然存在。

试点数月,摄像头仍未启用

石景山区鲁谷东街是路侧停车电子收费的路段之一。19日,记者来到该路段,两名身穿黄色马甲的收费员正忙着给私家车计时。每当有车辆停靠时,他们都会在手持终端机上详细记录车牌号、时间以及位置信息等,待车主回来取车时,则会上前开具 道路停车未缴费提示单 提示司机缴费。

停靠的车辆络绎不绝,收费员也忙个不停,甚至不得不骑上共享单车来回穿梭。

这里不是电子收费吗,怎么还是靠收费员忙活呢? 趁收费员忙中得闲,记者赶紧上去问道。 你仔细瞧瞧,哪儿有摄像探头? 收费员反问道。果然,记者四下找寻,也没能发现高位摄像头。 设备要安装到位,少说还得俩月。现在还是我们人工收费,要保证这里随时有人,一天要倒好几班。

在朝阳区的吉市口东路,高位摄像探头虽然已经装了几个月,但也仍然是摆设。

位于东二环边,周边分布着悠唐、丰联等商圈和老旧小区,吉市口东路的42个路侧停车位格外紧俏。记者四处寻找,终于在枝杈茂密的梧桐树间发现了高位摄像头。然而它的镜头始终黑洞洞,即便有车辆出入也不会闪烁。

别研究了,根本没通电。 见记者盯视着摄像头,收费员提醒说: 听说摄像头一时半会儿用不了。你看,哪怕通了电,好几个车位都被梧桐树挡着,拍不着!最后还得靠人工收费。

这样的现象并非个例。在石景山鲁谷路、朝阳东大桥路等路段,每位管理员都要负责五六百米的路侧车位。能否注意到新车入位、是否计时以及计时多久,都要靠他们手动完成。

直接付现金,我可以打折

规范收费,是推行路侧电子停车的主要目的之一。

此前多年,本市的路侧停车均为人工收费,乱收费、私划车位、停车议价等现象时有发生。 电子停车有利于‘人钱分离’,规避资金流失。 试点开启之初,市交通委相关负责人在接受采访时表示。

文章链接地址:/xinfengjizu/20200511/8695.html

上一篇:为争取急救时间飞机提前45分钟落地,旅客为他们点赞
下一篇:镇海女教师17年累爱玩棋牌app计献血9400ml